1. <meter id="z37gd"><object id="z37gd"></object></meter>
    1. 万年历
      您当前的位置 : 临海新闻网 >> 休闲 >> 户外
      字号:    [打印]

      思念田园

      作者:乔木  来源:临海新闻网  时间:2018年12月14日

        最近,城外好几个亲友都送来他?#20146;?#23478;种的青菜,这让我觉得是件很幸福的事儿。

        比被人惦记更幸福的还有新鲜感的降临,油亮的绿叶瓣子滚锅里汆一碗清汤,斜刀披出的嫩梗勾一层薄芡炒成“菜滑?#34180;?/p>

        仿佛在某一瞬,城市的厨房外,乡间的溪水正潺潺而来。被阳光雨露滋养的土地、被瓢虫和鸟鸣守护的成长……都离我那么近了。而当我这样一想时,田园又确实离自己很远了。

        我始终认为,只有田园才符合中国人对山水的痴恋,不能?#20146;?#22253;,它太拘谨甚至严肃,容不下放肆的遐想。陶渊明在东篱采菊并不是刻意的,因此便没有刻意的栽种。在自然的层面里,我们还是不能创造美,只能无限地接近美。

        所以某些时候,我爱不上?#34987;?#30340;园林,装得多反倒成了装样子——如果就在对着树的方向开一个窗,在花香的来处立下门户,那真是件确凿的好事!

        我总是要念起C君在尤溪山里的老家。

        在临海,光是“住在尤溪?#26412;?#33021;引发我们万分的向往,“尤其溪水?#20445;?#25105;执着地猜想这是某?#36824;?#20154;在到过那如碧玉的一角山湾后,满怀感慨的最后四个字。更消说生养C君的村子就?#23567;?#26757;园”了,虽然那儿?#33756;?#24182;没?#24184;?#26666;梅花。

        但我们的想像可以是真实的,因为在梅园,你依然可以看见成群的白鹭,于是你就可以作一时的林逋。当月光如鸟羽一样洁白时,桃树、李树、樱桃树……就都能横斜出清清?#22478;?#30340;影子。花香并不可贵,酒香才醉人,你若在梅园醉一次,你便是“梅妻鹤子”的诗人了。

        而算起来,我只在梅园吃过三次?#26775;?#19968;次是鞭笋和馅儿的扁食,?#20005;?#22825;的蝉噪包起来了;

        一次是几位母亲合力做的手打面,笋丝、萝卜丝、韭菜叶儿……把半个春天做了浇头。

        还一次是当地已成风俗的“老爷糕?#20445;?#22303;菜下酒,一桌人的夜聊,喝光了C君花费几个冬天的葡萄酿。

        我是那么期待再去C君家的日子早点到来,他是好客的,不知疲倦地回应着我“忙”的推辞。对于生活,他总是那样游刃有余,他能时常把一辆载满?#25512;头?#23576;的车停回开满鲜花的乡间小?#28023;?#25105;做不到。

        曾经,我也如C君一样的幸运。回想起同父母在山里做“守林人”的往事,我就能感受到时光的迅速,包括无情。

        所以我万?#32456;?#24796;眼下还能进山的机会——不能总说“山”了,?#35760;?#26449;子、野外,人少又能亲近自然的地方,我都想常去,但一定要有?#24605;遙?#22240;为那样,才可以在盛夏里讨到一碗用山泉冲的茶水喝,可以在冬天的风里、雪里烤一盆火,可以见到可?#22253;?#33756;的田园。

        今年夏天,我曾和几位搞家装设计的朋友去坪?#27185;?#20063;是在尤溪的深山里,那儿的幽涧,生长着我见过最茂盛的石菖蒲。那小剑似簇起的青?#22253;。?#30495;是令人怜爱!

        坪坑的老房子亦颇值得看,?#33796;?#28779;燎、苔藓的侵略、风雨的剥蚀,都被一群不愿离去的原住民默默打理。

        于是,有趣的一幕上演了,只有人去楼空才是锁门的,还住人的宅子你甚至可以直接穿过它的正堂走进四合院里的邻舍,我说的是主人还在田头劳作的时候。或许只有真正脚踩大地才敢这样完完全全地信任吧!

        那日的天气随时都攒着?#23376;昝疲?#26524;然我们没逃过一场淋漓的暴雨。在一户陌生的屋檐下避雨时,屋主老夫妻给我们每人端出一把竹椅。不知怎的,才开?#20960;?#20182;们唠嗑,起码我的心里就起了盼望那场雨再下久些的念头。事实上,那天的?#23376;?#30830;实下了蛮久,同行的W君不得不把和客户约定好的时间往后推迟了一个?#27833;貳?#20294;这雨,又真不像误了事儿似的。

        最近,我渐有了收藏旧板凳的癖好,大约就是从那一次山村听雨后悄然萌生的吧!

        那东西往往?#24184;?#23618;可爱的包浆,坐过今日的老人、旧日的孩子,枣红色或葫芦皮色像刷了一层漆,厚厚腻起来,绝不同泛贼光的简单亮丽,令人淡忘了它们柴栏凳、锅灶凳的属性和杉木、松木、柏木那样平民的出身,反倒令人想起灯芯绒的裤子、蓝印花的布料、结实的工装……

        想起某个冬日,某位奶奶为?#23435;?#26262;的吃口,把橘子晒在它身上;想起另一位奶奶带着“千岁凳”的祈愿和祝福把它递给尚在青年的晚辈……总之,光想着就比那些拿棉手?#30528;?#20986;的果籽、红木的串串要更感受到生命的?#38706;取?/p>

        但它们终不被定义为?#25226;擰保?#22810;数时候只能被搁在房间的暗处,要等到我,或者你和他有空晒太阳、听雨,于城市的高楼里又开始思念田园的时候才偶尔被搬了出来。物品越是常用就越宝贝,所以它们也很难再被称为“宝贝”了。


       相关新闻:
       
       微信公众号
        临海新闻
        国内新闻
        国际新闻
    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·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·保留所有权利 | 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 | 刊登广告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律师
     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| 浙新办[2006]31号 |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:330000800006 | 浙ICP备06040867号 | 法?#26194;宋剩?#27993;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
     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?#22841;?#24687;举报联系方?#21073;?#30005;话:0576-89366755 电子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X
      选择其他平台 >>
      分享到
      龙江风采36选7走势图

      1. <meter id="z37gd"><object id="z37gd"></object></meter>
          1. <meter id="z37gd"><object id="z37gd"></object></mete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