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meter id="z37gd"><object id="z37gd"></object></meter>
    1. 万年历
      您当前的位置 : 临海新闻网 >> ?#23435;?/a> >> 历史风情
      字号:    [打印]

      一个朝代的梅花情结

      作者:朱婷  来源:临海新闻网  时间:2019年03月29日

        若要以花的风姿来比拟一个朝代的精神气质,那么张扬开放的唐朝理应是一朵雍容绝艳的牡丹,而清和内敛的宋朝,则是一枝孤高自洁的梅花。宋人爱梅,俨然成为了一代风尚:不仅流传至今的咏梅诗、词、文达5000余篇,还将梅花绘入画卷、织进布匹、镌上器皿。

        在市博物馆的馆藏之中,便有一件与梅有关的宋末文物——龙泉窑划花月影梅纹斗笠碗。1972年8月,临海罗家坑的村民在湖头屿采挖石板建造猪饲料坑时,意外发现一座古墓,为文物行家金?#23159;?#33719;悉,后将墓内随葬器物征送市博物馆,其中便有这件龙泉窑划花月影梅纹斗笠碗。碗敞口,圈足,造型呈仰斗笠状,高5厘米,口径13厘米,足径3.1厘米。胎质坚致而薄,釉色淡青,匀净清透。往内壁看去,器型规整、莹亮润泽的碗身上,以极为写意的?#21490;?#21051;划出三两枝梅花,还有一弯淡淡的月牙高悬于花枝梢头,形态简洁,意?#25104;?#36828;,无一丝俗世匠气。据说,如往碗中注入一些茶或酒,便能见到梅花与月影在清澈的水光中一齐荡漾,一如林逋在《山园小梅?#20998;新?#25104;的千古名句: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,令人心驰神往的同时,也不禁遐想起这只碗的原主:以梅入碗,与月共餐,此人该是何等风雅的一介名士。

        宋时,执政者崇文抑武,立下再多功勋的武将,依然不如文臣风光。这使得尚武精神日益淡化,成就了一整个朝代的文人雅士。与傲岸、爽朗的唐人不同,宋人再难?#27604;?#30086;场去实现自己的志向与抱?#28023;?#21482;能在案牍中消磨掉自己愁绪满怀的一生,因此梅、兰、竹、菊等幽雅冷静的意象更受偏爱。加上国力贫弱、?#26412;?#21160;荡,宋人深感家国忧患,心性拘谨,久而久之便培育出一股与梅共通的清高气质。这种气质渗透到艺术表达里,便有了遍地名瓷,有了“尚意?#31508;?#27861;,有了“诗庄词媚?#20445;?#26377;了宋明理学,传?#21576;?#26063;的审美也步入了相?#28304;看?#39640;远的境界。梅花于宋人不仅是简单的审美对象,其意蕴已内化为一种气节与情?#22330;?#25991;人、士大夫爱以梅花自喻,为?#20102;?#24320;放的梅花赋予了贞洁、不屈、孤高、淡泊等人格化的精神,从中寄托自己的政治理想与价值取向。

        历经千年,我们再去怀想这只月影梅纹碗的原主,他的身份早已模糊难辨:许是位高权重的王侯将相,在某?#25105;?#33590;时,只把?#21280;?#22312;碗沿碰了一碰,梅花与月影便撞进眼里,一时游心物外,竟不知碌碌浮生、所为何事;许是久不得志的文人,苦读经年,籍籍无名,只能傍着斜阳在梅树下醉倒,酒入愁肠,皆化作潸潸清泪;许是待字闺中的芳华少女,新妆初试,顾盼无人,只能看一瓣梅花寂寞地落进清酒,千千万万的心思缠绵到一起。

        而今,旧时的人与旧日的情怀已一并没入?#23601;粒?#21482;这一方小小的青碗里,还是梅开不谢、月影依稀。


       相关新闻:
       
       微信公众号
        临海新闻
        国内新闻
        国际新闻

    2.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·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·保留所有权利 | 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 | 刊登广告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律师
      X
      选择其他平台 >>
      分享到
      龙江风采36选7走势图

        <meter id="z37gd"><object id="z37gd"></object></meter>
          1. <meter id="z37gd"><object id="z37gd"></object></meter>